老公的性生活為什麼如此淫亂

老婆眼裡的好老公為什麼淫亂,孩子心裡的好爸爸,竟是一個歲流成性的兩面男人,背地裡過著淫亂的生活……
我和風舒是“同在異鄉為異客”的情境下相識的。 2001年,我們都在鄭州打工,因為是老鄉,自然覺得親切些,他有事沒事總愛到廠裡來找我。
春節在家,我一直盼望他能來找我,但他始終沒有出現。家里人幫我在武漢找了一份工作,我沒有再回鄭州。
兩年後,我打了他的電話。之後,他每天給我打幾個電話,每隔幾天就寫一封信。我向所有的人宣布我有了男朋友。沒多久,風舒來了,只提了一個箱子,他說為了我,他拋棄了那邊的一切。
年3月的一天,我媽突然打電話叫我趕快回家一趟,說有一封加急信給我。我和風舒一起回了家,父母不讓他進門,把那封信拿了出來。我一看就懵了,信上說風舒已經結婚了,還有一個6個月大的兒子,寫信人是他的妻子。
風舒坦白了,說這一切都是真的,他在鄭州做了別人的上門女婿。但他信誓旦旦地保證,說他已經離了婚,會永遠對我好的。我父母說:“如果你跟了他,就永遠不要進這個家門!”
我們在外面租房子住,一無所有。他出去開“麻木”,早出晚歸,我在家給他做飯。
我們住的附近有一個小市場,2005年,他哥哥幫我們在市場租了一個門面。我回家拿了4000塊錢,他哥哥又給我們湊了一萬多塊,我們終於擁有了自己的一個小店。
年,我們結婚了。兒子出世後,他對我們母子百般呵護,萬般疼愛,專門定了艾美伊人寶典,我更是認定找到了最好的老公。
年,我們有了一點積蓄,就在漢口開了一家店經營建材生意。因為忙生意,我們請了一個小保姆,叫小美(化名),剛剛15歲,幫忙守武昌這邊的老店,我則守漢口那個新店。從此。風舒就在漢口、武昌之間兩邊跑。到了年底,一算賬,我們竟然賺了幾萬塊錢。 2007年,為了方便進貨,我們買了一輛二手車。
因為要看店,晚上我經常不回家,就住在店裡。 2007年,我突然感覺哪裡有點不對勁,但又說不出什麼。我們的房子是一室一廳,我和他睡臥室,小美帶著孩子睡客廳,我總有一種怪怪的感覺,但因為忙於生意,也就沒有多想。
我30歲的生日那天,風舒送了一條項鍊給我。有個姐妹提醒我,說他肯定是做了什麼虧心事,不然不會送這麼貴重的東西給你。我想都沒想便反駁說這絕對不可能。
一天,風舒喝醉了,竟然從兜里拿出一份病歷給我看,上面是小美的流產記錄。我頓時只覺得天旋地轉,原來我的第六感覺是對的,我沒有想到那個小丫頭一天天長大了,更沒想到他會變成這樣,我一心撲在我們的生意上,真的太疏忽了。
事後,他解釋說那是小美和別人的孩子,因為小美在我們家做事,他不得不幫忙。看著他懇切的樣子,我半信半疑。我同學說,這樣的話你也相信?或許我有一點自欺欺人吧,我還是相信了風舒。
一個星期後老公為什麼淫亂,他看中了一個大門面,但我們的資金不夠。我知道他看中什麼東西就一定要得到,否則會後悔一輩子。我只好出去給他湊錢,幫他把那個店盤下來。我對他說:“這個店關係到我們一家人的性命,成敗在此一舉,將來萬一沒做好,你不要怪我,我已經竭盡全力了。”
後來我把小美辭掉了。有一天她到我們家來玩,專門和我作對,最後還和我吵了起來,罵的話很難聽。她以前做過的事我心裡清楚,我也不再計較,她為什麼還來打擾我的生活呢
為了保住這個家,我放棄了漢口的那個店,一心一意回到武昌的家裡守著。可是,這時,我已經守不住風舒了。他有時開車出去後,一連幾天都不回來,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。
我們的大店開張後,風舒變得跟以前大不一樣了,別人老闆前老闆後地叫他,他聽了心里美滋滋的,他那些狐朋狗友也都湧了來,經常拉著他出入各種娛樂場所。我們倆越走越遠,開始了冷戰。
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,我長年累月地守著店,通常早上5點多就起床,累了一天,晚上回去的時候,在公汽上都睡著了。我以為這就是所謂的“七年之癢”,可能大家都這樣有一些厭倦吧,也沒多想。
年10月以後,風舒對我特別冷淡,經常是好多天都不回來,好不容易回家一次,往往是一回來倒頭便睡。我以為是生意不好,他壓力太大了。
快過年的時候,一天他回家了,坐在沙發上唉聲嘆氣,我問他怎麼了,他淡漠地說:“跟你說了有什麼用?”我說有什麼難事就說出來,大家一起解決。結果他說差錢,店裡的資金周轉不靈,我馬上跑出去幫他借錢,我做夢都沒有想到,他會用我們辛辛苦苦掙來的血汗錢在外面養女人。
年4月的一天,我早上送兒子上學回來,無意中走到我們以前準備買房的一個小區,我們已在那裡看了無數次房子了,對那裡的一切都很熟悉。讓我意外的是,風舒的車停在那個小區,我躲到一邊,過了一會兒,就見風舒從樓上下來了,開著車出了小區。這就是他經常不回家的答案,一切都再清楚不過了。回家的路很短,我卻用了所有的力氣和勇氣才走完。
我很平靜打電話給他說,我們離婚吧。他讓我等他3年,等他把一切都處理妥當。可是我3天都不願意等了。 “五一”假期那幾天,他終於回家了,我們狠狠地打了一架,把所有的照片都撕掉了。這時兒子又病了,要做手術,有那麼一刻,我真的猶豫了,我們要是離了,我的孩子以後怎麼辦?他還不到6歲啊。可是這樣的日子又有什麼意思呢?他整個人都變了,變得我摸不著,看不透了,哀莫大於心死,我們協商辦了離婚手續。
因為兒子歸他撫養,我走的時候什麼都沒有拿,幾乎淨身出戶,連結婚戒指和手機他都收了回去。這一切我都沒有什麼怨言,只要他能好好照顧兒子。
離婚之後,有一次我去看兒子,在店舖裡面看見一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,戴著誇張的太陽鏡,牽著一條狗,這女人原來是我們店子旁邊美容院裡的一個嫂子。有人告訴我,她就是風舒找的女人。原來,我是最後一個知道真相的人。
現在,我們共同打拼下來的那個大店鋪,風舒說經營不下去了,要轉手。我讓他轉給我,他不肯。為了這個店鋪,我們起早摸黑,由小到大,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啊,記得當年他為了做招牌,精雕細磨,花了大半夜的時間。這個店就像我們的孩子,看著它長大,到今天說轉手就轉手,就像在割我身上的一塊肉一樣,很痛很痛。這個店鋪也是他的立家之本啊,沒有了它,兒子以後的生活、教育費用怎麼辦
老公為什麼淫亂,想到兒子,我整夜整夜地睡不著覺,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友情推薦:想要了解更多男性健康知識請關注:、、!!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