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對哥哥的女友一見鐘情

我對哥哥的女友一見鐘情
故事:
從18歲那年開始,李新就喜歡上哥哥的女朋友彭瑜。哥哥和彭瑜是在寒假打工的地方認識的,那一年哥哥23,彭瑜22。隨後哥哥就把彭瑜帶回家裡來,給父母相看相看。於是彭瑜也就見到了李新。但是她只是把李新當做一個小男孩,當做男朋友的弟弟去看待,這些年,李新沒有考上大學,他覺得也跟彭瑜的出現有關。因為彭瑜徹底亂了他的心緒。
後來李新上了一個非常不錯的技工學校,現在憑借著自己的技術也拿了不錯的薪水。最重要的是,李新知道這是一份不該發生的情感,所以一直把對彭瑜的感情深深埋在心裡。他其實早就做好要這麼“痛苦愛彭瑜”一輩子的準備,認定彭瑜會是自己的嫂子。
誰知道五年過去,哥哥和彭瑜分分合合,最終卻以分手結束!當哥哥和彭瑜結束的時候,李新突然覺得有一股陽光照向了他!他感到從未有過的輕松,跑去跟剛剛遭遇失戀的彭瑜表白,想不到彭瑜氣急敗壞,嚴詞拒絕了他。李新大受打擊……
口述:
如果我18歲那一年沒有見到彭瑜,如果哥哥沒有把她帶回家裡來的話,也許一切都會被改寫。今天我來傾訴,是因為我實在不明白,這個女人,她到底是怎麼想的?傷害她的是我哥哥,又不是我,她為什麼要這麼恨我呢?
我覺得我自己真可憐,躲在我哥哥的陰影之下,先是因為她是我哥哥的女朋友,所以我不能搶,只能把這份感覺藏在心裡,現在他們都分開了,我終於可以去表達我的感情了吧?可她卻因為我是我哥哥的弟弟,所以就把我給拒絕了。我當時真是不死心,問她,如果我不是我哥哥的親弟弟,那麼你還會拒絕我嗎?如果你介意我們之間這層親屬關系,我可以登報聲明和他脫離關系!
彭瑜當時都氣笑了,看著我說,李新別這麼幼稚行不行?你憑什麼要求我站在這裡聽你說這些瘋話?告訴你,就算是沒有你哥哥,我也不會和你在一起,永遠不會,你就死了這條心吧!
那是我第二次去她家裡,第一次是我哥讓我去給她送東西,當時彭瑜正在家裡洗頭發,知道是我來了,趕緊就把門打開了,讓我進去。當然那一次她對我的態度是不一樣的,因為那會兒她和我哥正在熱戀,所以即使不為巴結我吧,她也不會對我不好,現在看來,彭瑜對我的態度好壞,完全都和我哥相關。
當時她不是在洗頭嗎?她就讓我先進去。她可是穿著睡衣呢,腦袋被毛巾包著,領子口兒敞得特別大,脖子上還濕漉漉的,滿室都是洗頭水的香味兒。那一刻,我的心真是狂跳啊。其實我不過就是送個東西,可以放下就走,但彭瑜不讓,她說她很快就完事了。還說衛生間的花灑壞了,我哥也沒時間給她修之類。
我說那好,一會兒你洗完我給你修。所以那天她洗完頭在那裡晾頭發,我就修花灑,完事彭瑜就給我切西瓜,還開啤酒,說是我哥那邊也快完事了,一會就可以過來,然後我們三個一起去吃燒烤。
我“嗯嗯啊啊”地應付著,衛生間裡到處都彌漫著她身上的味道。我偷著揀走她的兩根頭發,放在褲兜里,就像偷了什麼重要物件一樣,心裡怦怦直跳!再然後我哥就來了,一左一右帶著我們去吃燒烤。我悶頭光吃也不說話,我哥哥就碰碰我說,死小子,別光吃,照你這個吃法,非把我吃窮了不可。彭瑜就在一邊哈哈大笑說,李新真的很可愛!
我哥也點點頭說,這傢伙還沒長大呢,成天就知道玩遊戲,要不就擺弄他那些模型。對了,彭瑜因為知道我喜歡模型,所以送過我不少的模型。對於我來說,那些模型我連拆都捨不得拆。還有一個模型,我組裝好了,又作為生日禮物送還給她了。在那個大船的模型裡,其實我是藏了一行字的。我知道彭瑜永遠都不會打開那個大船的船艙的,所以我才在最裡面的小板子上寫了三個字,喜歡你。
後來聽我哥哥說,彭瑜把所有當初他們談戀愛時的信物,全都一股腦還給我哥了。然後我就很想問裡面會不會有我送給彭瑜的那個模型,我哥沒回答,就說了句,死小子,這麼財迷!其實我是想知道到底彭瑜有沒有看到那一行字。至於哥怎麼處理的那些東西,我也不知道,反正他沒拿回家裡來,他現在有自己的房子,鑰匙我沒有,但爸媽有。可我不想去,他曾經和彭瑜在那邊住過。
我哥現在又有了新女朋友,還說自己和彭瑜其實並不合適。那一刻,我心裡完全是空的,也不知道該感激他?還是該替彭瑜遺憾!再之後我就跑去彭瑜家裡找彭瑜,她們家住一樓,我看到她的車在,於是就敲了敲玻璃,彭瑜就出來了,然後我就跟她說了那樣一番話,我說,我哥不跟你好了,還有我!我是喜歡你的!一直喜歡!
彭瑜氣急敗壞地就把我推開了,說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?你是你哥派來羞辱我的嗎?我彭瑜就算這輩子嫁不出去了,也不會跟你們家的男人再有任何牽連的!
我沮喪無比。我真的喜歡了她整整五年,現在還在喜歡。這五年我沒談過戀愛,沒喜歡過任何女孩,連做夢都只有彭瑜的影子。可為什麼我卻只能得到這樣的結局?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