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女性喜愛性用具面面觀 人妻買性具偷情

20160719144318
日本雖然是響當當的性大國,但長期以來,對於很多傳統的中老年人來說,使用成人性用具還是很不好意思的事。不過,隨著成人影像製品中性用具經常擔綱“最佳配角”,日本民眾的觀念開始慢慢轉變,抵抗感正在消除。
現在的很多日本年輕人,購買性用具就和買衣服一樣正常,而且使用最流行的用具還漸漸成為一種新時尚。結賬時,他們甚至會和店員打趣道“你用過嗎?效果怎樣”。
最近,日本媒體對這種新的性潮流進行了追蹤調查。沒想到,調查有了意外收獲:經常使用性用具的人群中,女性佔了很大比例,居然和男性不相上下。
當然,對於日本女性來說,光天化日之下跑到大街上的成人用品店去買,還是有點“那個”的。她們會首先選擇迂迴購買的方式。日本有些女性雜誌上就刊登了不少相關廣告。
這些打廣告的性用具店一般都由女性經營,地理位置相對偏僻,而且銷售的都是面向女性的用具。如果遇到特別害羞的女顧客,她們還提供郵送服務。不少女顧客已經在網上仔細調查過,對想購買的用具十分了解
她們到了店裡,根本就不需要店員怎麼介紹,直接點出用具型號,匆匆購買後離開。還有些比較害羞的女性,不願拋頭露面。她們通過網絡購買後,一般會讓快遞員放在郵箱里或門口,然後等快遞員離開後再拿進去。
那麼,日本女性為什麼要購買性用具呢?調查中,不少女性填寫的理由是“沒有性伴侶,滿足生理需要”。俗話說食色性也,這些單身女子為了“性福”購買用具,實在無可厚非。比起某些通過一夜*情、濫交等方式來滿足慾望的女性,她們的選擇可能更正確。
但不少已婚婦女購買性用具,就有點讓人摸不著頭腦了。田代是一家歐美高級性用具店的女店主。她的店開了將近10年,專門銷售面向女性的性用具。北原透露,開店時,本來是打算為年輕女性提供用具。
但意外的是,來店裡的顧客很多是40、50歲左右的中年婦女,占到了一半左右。田代從與她們的談話中了解到,不少女人到了更年期後,實際上還是有很強烈的需要。
但這時候丈夫往往精力下降、體力衰退,不管是從身體上還是精神上,都很難滿足自己的需要。無奈之下,只有購買這些性用具來“自給自足”。
但還有一些已婚婦女,購買用具則是為偷情準備的。她們有時候會和情夫一起來,仔細挑選並說說笑笑。田代說:“他們一是通過用具提高性生活質量,二是一起來挑選用具增進彼此感情。”不管有什麼理由,已婚婦女將性用具這樣使用,或許就有點無恥了。
田代介紹,來店裡的還有一種人,就是A*行業的女優們。她們是大客戶,往往對製片方提供的用具不滿意,希望找到與身體“共鳴”的用具。每次這些女優來,田代都高興得合不攏嘴。
她們會購買大量各種各樣的性用具,還仔細詢問用法、功能等。有時候沒找到滿意的,她們還會向田代描述想要的類型,讓她去歐美訂貨。對於價格,這些大客戶一般不在乎,她們最看重質量,往往都是挑那些最高級的。
不過,高利益背後也有高風險。這些女優往往有黑社會背景。曾經又一次,一位女優說購買的用具在拍攝中“掉鏈子”,導致她大出血,差點弄出人命,讓田代賠了一大筆錢。
還有一次,警察將田代帶到警局,讓她確認出售的用具。據說是出現在了迷姦現場。田代在警局來來回回錄了好幾次口供,最後還去認人。耽誤了生意不說,還時刻擔心犯罪分子回來報復。
由此可見,這些性用具在滿足日本女性正常需要的同時,也成了某些偷情婦女、不良分子的“催情工具”。看來,性用具本身並沒有善惡,關鍵是使用它們的人。
【實拍日本情趣旅館:性工作者不為賺錢】娜塔莉·達奧斯特(Nathalie Daoust),1977 年出生於加拿大蒙特利爾,她的攝影作品旨在去揭開正常生活下所隱藏的秘密。在作品《東京旅館故事》中,Daoust 用攝影記錄了顛覆傳統的女性性行為,展示了日本女性渴望擺脫現實,創造一個在夢幻、現實和墮落中搖擺不定的幻想世界。
她以人性為基石,相機作為介質,窺探在東京最大的 SM 情人旅館“Alpha In”從事這項工作的女人們各自的故事,共有近四十名穿著工作服的女人被收入鏡頭。私密且華麗的房間、專業的設備,強調了她們的特殊身份。 “這是一個超現實的世界,和現實沒有什麼關系”,Daoust 說。

20160719144353
她最初的拍攝始於上世紀 90 年代,花了兩年時間拍攝紐約的 Carlton Arms Hotel,作為紐約地下文化的傑出代表,賓館的每一個房間都由來自不同國家的藝術家分別進行設計。後來這些作品集結成書《紐約旅館故事》(New York Hotel Story)。
從這以後,Daoust 創作了多個新的觀念主題作品,遍及世界各地。從東京情人旅館到巴西的妓院,還有悉尼的暗室,以及大雪覆蓋的瑞士阿爾卑斯山脈夢幻般的風景。她以一個藝術家的身份試圖通過實驗性的方式將攝影推向極限。
同時,她還通過新媒體以及開發的新的暗房技術,著眼於性、回憶、性別以及真實和虛幻之間的曖昧界限,包括人類試圖逃避現實的渴望。
正如美國詩人Mike Tyler 所描述的那樣,“Daoust 避開現實的圖像處理方法,高度風格化的環境、道具和服裝,通過使用不同快門速度和光圈的組合,讓各種各樣的人,都浸泡在絢爛的夢境中。”
“從1997 年到1999 年,我在紐約一家藝術旅館完成了第一個攝影項目。那裡每個房間都由不同藝術家設計,有著不同的主題。也是在那裡,我遇到了很多日本遊客,他們就跟我說起了情趣旅館。情趣旅館的房間也有不同的主題,比如泰迪熊主題、太空船主題等等。”
“於是,在我完成了紐約的拍攝之後,就直接去了東京,想去拍攝他們口中的情趣旅館。到了東京後,我根本沒怎麼調研,因為幾乎所有的人都跟我說,東京最大最有趣的情趣旅館就是Alpha-In,所以我就去了。”
“為了得到拍攝許可,我去了很多次,和那裡的老闆談。很幸運,他最終還是被我磨到了點頭答應,並用了幾個小時向我講述這家旅館的故事,還向我展示了所有房間。最後他和我說:我得等到下次來的時候,才能拍我想要的東西。”
“2008 年的時候,我又問老闆現在可不可以去拍,他同意了,還好心地給了我可以進入每個房間的許可。拍攝完成後,我給老闆看了我的作品,他非常滿意,滿意到最後他直接取消了旅館裡不許拍照的規定。這麼說吧,如果他對你提出的想法感興趣,你就可以在那裡拍啦!”
“之前在東京的那四個月,我幾乎每天都去那家旅館,從早待到晚,但不會留宿。現在我在拍一個關於那家旅館的紀錄片,老闆給我單獨提供了一個房間,方便我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能體驗到真正的情趣旅館氛圍。沒過幾天,我就習慣了這裡時不時的竊竊私語聲、呻吟聲和叫床聲。”
“在旅館里工作的女孩們,她們相信她們的老闆。所以當老闆破例讓我拍時,她們對我也就沒什麼戒備心了。我運氣很好,因為我第一個問到的女人就同意我拍了,而且她還把我介紹給了另一個同事,就這樣一個接一個,很多人開始做我的模特。”
“開始的時候,我拍了幾張女孩們和客戶在一起的照片,但我很快發現照片裡的男人和他們的故事並不吸引人。相反,更能引人注意的,是照片里女孩。人們會想去了解,為什麼她會從事SM 的工作,尤其是在日本這樣一個女性依然處於弱勢的國家。”
“每張照片都要用好幾個小時拍攝,因為我會先用很長時間跟拍攝對象交流。只有這樣,才能夠更深入了解她們的個人世界,了解她們做這份工作的原因,以及她們如何看待自己的工作。”
“從事SM 工作的女性和傳統女性應該很不一樣,但同時保守的觀念又是從小被灌輸的。所以見到客戶的時候,她們又把自己的腰彎得比客戶更低,笑的時候也要像個女學生一樣用手掩著嘴,然後跟在客戶後面進入房間。可一旦進入房間,她們又會像個女王一樣,向客戶揮舞著鞭子。”

友情推薦:、、、

發佈留言